7vnp7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神筆聊齋 起點-第一百零三章 口嫌體直鑒賞-co7p9

神筆聊齋
小說推薦神筆聊齋
洞庭湖中水波荡漾,烟云隐隐,雾锁十万灯火。
苏阳和白秋练两个人在水宫之中,猛然醒来,苏阳目光看向了一旁的柳绛仙,江斐二女,只见她们手中烛火早已燃尽,而两女一个枕在苏阳胳膊上,一个枕在苏阳大腿上,皆在酣睡,对于外面一切毫无察觉。
苏阳摇了摇头,不用想,这定然是地藏王菩萨的妙手。
伸手推了推柳绛仙,正枕在苏阳腿上的柳绛仙睁开睡眼,朦胧间伸了一个懒腰,尽显身姿柔媚,待到瞧见苏阳正在眼前,柳绛仙方才醒悟,连忙看向自己的手,只见长香早已烧绝。
“陛下……”
柳绛仙坐起身子,面色晕红,就如同西湖在傍晚时分的红霞,羞怯说道:“我们姐妹一时贪睡……”
在柳绛仙看来,她和江斐两女深受苏阳信任,但是两个人在看守之时,却先后昏昏睡去,实属不该。
“无妨,是我的疏忽,这本就不是你们两个能抗拒的。”
苏阳宽慰笑道。
柳绛仙是西湖仙子,江斐是上古女仙,只是这两位在面对地藏王菩萨这等神仙,两个人显然不够看,这是苏阳在将香火递给两女之前,疏忽大意,没有给这两个人再留下一个手段。
——————
柳绛仙衣袖遮脸,略略收拾仪容,方才将身边的江斐推醒,而随着苏阳一并回来的白秋练,这时候已经起身,在江斐和柳绛仙两人瞧见之后,三女臻首相交,玉臂互挽,凑在一起偶偶而谈,瞧见白秋练苏醒,柳绛仙和江斐是万分高兴,而对于白秋练来说,这一段梦幻经历,却又让她万分羞涩。
“秋练之事,多谢陛下了。”
白秋练再度上前,对苏阳行礼说道。
苏阳轻轻点头,看着白秋练含笑说道:“声名语句,皆是虚幻,只是在这虚幻之中,却也另有妙境,姑娘要在这上面苦心钻研自可,只是当守住自心,辨别邪正,不能因为个别语句,反而使得自己陷身尘境。”
苏阳言语带有劝告,修道之人,应当坚守自心,倘若是因为书文中的几句话,自身便在里面沉溺,那对修行来说,当真没有半点好处。
白秋练脸面微红,听受苏阳劝告。
原本她是看了苏阳写的书籍,了解苏阳的事迹,因此有了倾慕之心,而苏阳真正出手来搭救她,并且就在她的面前,反倒是让白秋练一腔心思无法倾诉,看着苏阳认真劝告的模样,白秋练自然也是认真点头领受。
“西湖仙子。”
苏阳看向了柳绛仙,问道:“仙子可以告诉我九天玄女之事了吗?”
这一次千里迢迢来到这里搭救白秋练,苏阳便是想问九天玄女之事。
红轿传奇
柳绛仙和江斐目目相视,而后玉臂轻挽,勾着白秋练,两女向着水晶宫外走去,让这水晶宫中,唯有苏阳和江斐二人。
“陛下……”
江斐神色迟疑,小声说道:“关于玄女娘娘……此事说来影响甚大,关乎天庭瑶池,小女子和绛仙偶然之间,卷入其中,后来一直遵守娘娘约定,守口如瓶,不敢丝毫泄露,今日陛下搭救了秋练,又追问此事,约定之期已解,小女子也斗胆将此事说出来。”
数百年前,那时候的柳绛仙修为尚浅,天真懵懂,而江斐成仙多年,游历大江南北,见多识广,便一直缠着江斐,称呼姐姐,而江斐也带着柳绛仙游历天下,两个人皆身有异能,在这民间游历,一直不曾出事,直到偶然之间,她们两个人卷入到了一件大事中……
“那就像是梦中的景象一样。”
江斐说道:“我们亲眼看到了玉帝封印了玄女娘娘。”
玉帝封印了玄女?
苏阳听到江斐的话,眉头微皱,问道:“当真?”
“不错。”
江斐看着苏阳,认真说道:“在那时候,我和绛仙只见天上的太阳都被玄女娘娘拿在手中,挂着的月亮被玄女娘娘当成长弓,如此玄女娘娘弯弓引箭,射向太空,玉帝周身皆是宝色,受了长箭一击,在天空中踉跄几步,而后从天空中笼罩下来一个塔,便将娘娘关在其中,后来我们眼前一散,如同周围都是梦幻一般,地上的地火风水一切如常,我和绛仙还在烟水之中。”
“是九天玄女娘娘护佑了我和绛仙,我们才没有被一并拿去。”
江斐说道:“在一切散去之后,我依稀听到娘娘嘱咐【若天子问及,一切便如实相告,若非天子,此事万不可提及】,而后我和绛仙便一直保守秘密。”
那一段的经历如同梦幻,江斐现在回想起当日的景象,仍然感觉像是在做梦一样,而若非是九天玄女护佑,在当日她们两个就被拿去了。
“天子问及……”
苏阳听到这话,心中思衬:九天玄女看重的天子,应该是陈宣,因此早在数百年前,就已经埋下了徐仙客这一颗棋子,而徐仙客秉承玄女意志,在人间多做暗手,一心想要辅助陈宣,却不想阴差阳错,在青云山的时候,两个人直接闹崩了。
苏阳这一路走来,也都是踩着陈宣,陈阳这两位上来的。
“对啊。”
江斐说道:“在杭州之时,您尚未登基,绛仙也不懂您的身份,因此您在问及的时候,便糯糯不言,而等到您登基的消息传到我们这边之后,绛仙便将此事说了,只是我俩也拿捏不准,这究竟算不算是天子问及,便在这边静待机缘,不想秋练因为相思,反而是出事了,我俩也就做了决定,请您前往洞庭湖这边来救秋练,我们也将这件事情说给您听。”
苏阳连连点头,心中琢磨前因后果,而后便在怀中,取出来了师门传承的画卷,指着其中的【朦胧宝塔】,问道:“江斐仙子所见宝塔,可是这一个?”
这个朦胧宝塔,正是苏阳师傅李安灵传下来的。
江斐看到苏阳拿出的画卷,又看向了朦胧宝塔图案,心道玄女娘娘所算不差,天子果然就是玄女娘娘的人,连忙说道:“正是这一个宝塔!”
苏阳看着手中的朦胧宝塔图,心中忽然一惊。
这几幅图案所在位置,已经由百花仙子确定,就在仙界的芙蓉城中,而织女也受到了苏阳的委托,前往芙蓉城去试探此宝塔,现在苏阳知道了宝塔封禁了九天玄女,织女若是进入其中,看到这样场景,只怕不妙。
苏阳心念一动,天空之中的牛郎星隐隐明亮,在冥冥之中构建鹊桥,向着织女星而去。
这是苏阳时隔多日之后,第一次主动的和织女沟通。
冥冥之中,苏阳的心灵跨越了空间的距离,再一次的进入到了织女的心中。
距离人间遥远之地,芙蓉城中。
织女娘娘穿轻纱白裙,头插木钗,人在百花之中,就如同是天上明月洒下的清辉,双手交织,正在织就霞衣,忽然之间苏阳又进入到了她的心中,让织女只觉心中一暖,脸上不由就浮现红霞。
“苏阳,你不守信约!”
织女在心中,对着苏阳恼怒说道:“既然如此,你休想再借我来查听芙蓉城之事!”
雪暮 玄幽
在杭州的时候,苏阳和织女有过这样的约定,织女帮助苏阳查听这里,织女让苏阳在未经她允许之下,不能够主动连线。
“织女……娘娘。”
策逃
走阴师
苏阳心中没来由的松了一口气,含笑问道:“娘娘在芙蓉城中,可曾查到了什么?”
“哼!”
妃常狠毒,天才大小姐
织女冷哼一声,不作回答。
“我师门之事,不劳娘娘挂心了。”
苏阳笑道:“娘娘若有闲暇,不妨在人间走走……”
这件事情既然牵连到了玉帝,苏阳自然不能够让织女在那里继续冒险,因此便哄哄织女,让她出来,免得织女牵连过深,遭遇不测,而等到这边的事情结束之后,苏阳自然会前往瑶池一趟,将此事说给董双成听,九天玄女是西王母的弟子,这事情说给她们,就看她们的定夺了,若是需要苏阳,苏阳便去试试神笔,依照神笔之能,应该能够搭救出来里面的玄女。
“莫名其妙!”
织女冷声说道:“你的事情我在就忘在脑后了!”
看样子自己是真的打扰到她了。
这样挺好的……
苏阳心中松了口气,说道:“我素来知道娘娘口嫌体直,现在说忘在脑后,只怕是心中已经策划好行动了吧。”在这种状态下,苏阳和织女都能感应到对方的情绪。
在苏阳说了这话之后,织女的情绪登时恼怒起来。
这段时日她在芙蓉城中,一直都没有机会前往宝塔之中试探虚实,询问周琼姬,周琼姬也只是摇头不语,让她抓不到机会,而明日周琼姬因为子女之事,要下凡一趟,这便是织女的好时机,而这般心事,却被苏阳说是口嫌体直……
“苏阳,早晚我要扯烂你的嘴!”
织女冷冷说道,直接断了和苏阳的联系,手中原本织就的霞衣也被她接连撕扯,最终化为了一团云气。
馭仙夫
“……”
苏阳倒是心满意足,并且决定,在此事说给董双成之前,要多和织女聊聊,最好能让她恼怒的从芙蓉城飞出来,到这里和他算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