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2bs8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官企笔趣-第200章 扯皮是門學問展示-6km45

官企
小說推薦官企
鼎力双发动力公司里,灯火通明。
这里的人手,明显的不够用。暂时没有招人扩编的计划,只好大家轮流加班。
远峰进门,遇见章景家。
章景家是分管销售的营销总监,晚上也来加班,说明现在的事情真的多。
远峰问:“怎么样?”
章景家笑嘻嘻地告诉,“市场反馈,我们的产品质量不错。而且,比远程公司的老产品,更讨喜。”
“销售人员缺吧?”
“我们这边,不缺销售员。”章景家以为远峰是要把远程公司分流的人员往这边送。
远峰哈哈了。他明白了章家景这个近似抢答的回应。
章景家告诉,“我和李虎商量过了。接下来,可能是柏总,要去和远程公司商量。我们打算,把D品的销售,挂在远程一公司销售处。”
哦。这是远峰没有想到的。
D品出来,主要客户,就是主机厂。
远程公司机构大调整后,一公司就是专门和主机厂打交道的。
好悍的野男人
“行啊。小章。你这算盘打得挺精明。省下了销售员的工资。”
章景家说:“不是啊。我们给李虎他们的条件也挺好的。”
“再好,最多也只是给半个人的工资吧。”
章景家呵呵了。他的这一设计,得到了柏坚强的认可。
柏坚强的思路,借用远程公司的销售力量,可以为这家创业才起步的公司省下一笔费用。
因为,D品目前的产量,并不大。招一批销售员,全国各地去跑,还不如把这个销售任务,给到远程一公司的销售处去做。远程公司的销售员,顺带着,就把鼎力双发的销售活干了。
等到D品上到一定的量时,再组建自己的销售队伍。
看见远峰进来,在里面忙着的柏坚强过来。
远峰接了柏坚强伸过来的手,说:“人手太少了。大家这样累下去,有些不合算。还是招人吧。”
“现在,还能撑得住。真到大家都感觉累时,再招。远程公司那边,有大批的人,什么时候招,都不会迟吧。”
“哈哈。柏总。你这算盘打得够精的。刚刚,我就见识到了。你这又冒出一个。”
柏坚强看了章景家。
章景家朝远峰手上示意“再见”,并说:“我去忙了。”
看着眼前的景象,远峰说:“看着这里的生产氛围,激励人啊。”
柏坚强说:“幸亏你打了一个好的底子。”
远峰由家满公司那里打工得来的十万元,成了鼎力双发动力公司运营的启动奖金。虽然,这钱,之前,是远峰拿出来,因为张晓芸闹的,柏坚强拿了自己的七万元抵上。
我的叔叔是男神 昰清九月
远峰从陈家满那打工得来的十万元,打算还了柏坚强的七万元。柏坚强没有要,却把七万元直接放在里面,当成了股份。既然柏坚强这样做了,远峰也就把十万元放进了鼎力双发动力公司。
创业型公司,缺资金啊。
D品需要的材料,郑晓海在这之前,大笔一挥,很慷慨地同意借两吨钢材给鼎力双发公司。
那不是郑晓海的大方,是他和程颂合力排挤远峰,必须付出的代价。
郑晓海怎么也没想到,就是这个当初看起来,不上眼的小公司,却开出奇葩,结出了奇果。
当他发现这中间可能会有巨大利益,想改变主意时,远峰被华令虎招回。郑晓海已经降为副董事长,已经没有这个改变主意行使职权的机会。
远峰自然不会为难这个当初由自己创立起来的公司。
现在,即便是有人追究起来,鼎力双发的一切,全都合情合理。与远程公司的关系,有合同做依据。
至于借的厂房设备,还有借的材料,该付租金的,一季度一付,就像房客和房东的关系。借的原材料什么的,合同上说好,一旦投产,有了效益,就会归还这批材料款。
如果远程公司是郑晓海当家,有可能对鼎力双发公司下手,不说赶尽杀绝,起码要卡一卡对方的脖子。
现在,是远峰当远程公司的家,一切都按合同上的条款执行,别人也就说不了他什么。因为,合同前期是远峰和郑晓海签的,后期的一些补充条款,是柏坚强和郑晓海签的。
两个人进了柏坚强的办公室。
这间办公室,设在车间大门边的一间小隔间里。里面有四张办公桌。要是在白天,这四张办公桌前应该都有人的。从远程公司借来的两个财务人员,应该在这里办公。
还有一张办公桌,应该是章景家的。
秦光荣的办公室不在这里,有库房边上的一间。那里有两个设计人员。
“今晚,怎么想起来,到这里来了?”柏坚强从旁边拿了一瓶矿泉水放到远峰的面前。
远峰现在坐的,就是章景家的办公桌。
重生元末做皇帝
“遇上棘手的事,心里很烦,出来转转。”
重生五零致富經
柏坚强问:“关于转产的事?”
远峰点头。
柏坚强说:“这个,好办。你就给他一个字。”
“什么字?”
最低期望
“拖。”
“拖?”
“对。用各种借口,拖延。目的,就是为远程公司赢得需要的时间。时间可以证明一切。远程公司只要有了想要的时间段,就可以亮出自己的底牌。到时,不要说转产,就是……哈哈,不说了,再说,我的话就多了。”
远峰也就跟着哈哈了。这家伙,够朋友啊,心有灵犀一点通啊。远峰心里想什么,柏坚强事先没有沟通,竟然一语着地。
看着远峰开心的笑,柏坚强莫名其妙,问:“我说的,好笑吗?”
“我这就明白了,去市府一些部门办事。我们会对一些现象有意见,说人家扯皮推诿。现在,我才明白了。有时候啊,人家真的不是有意的。”
嗯。柏坚强可要另眼看远峰了。这是什么逻辑。
远峰又说:“有时候,人家可能遇上类似于我们现在遇上的事。我说,类似于。他没办法应对,只能是这样处理。我们呢,不明觉厉,就觉得人家跟我们扯皮。
有的,是真扯皮,不作为,不想作为。有的,是想作为,但碍于一些特别的原因,只能给人不作为的假象,其实,也是一种作为啊。”
“就是啊。我们无论看什么事情,都要辩证,要一分为二。”柏坚强深有体会,给出这个附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