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g5fh都市小說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第二百五十章鐵證如山熱推-52p33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小說推薦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南意棠此刻深刻的体会到了战争时代,那些女人送别自己丈夫时候的心情,虽然秦北穆跟她说了那么多句放心,可她的心总不能放回肚子里去。
“离开之前,你看看儿子吧。”
“好。我待会儿去,现在我想陪着你。”
南意棠的情绪有些低落,她害怕离别,更害怕面对这些未知的转变,她把头深深的埋在了秦北穆的怀里,依赖着他身上的味道。
这个晚上她本来以为自己应该是睡不着的,但是原本身体就虚弱,而且在秦北穆的怀抱里,她总是能够忘记很多烦恼,后来竟然被秦北穆哄着睡着了。
早上醒来的时候,秦北穆已经走了,不过给她留下了一张纸条。
“别害怕,等我回来。”
將軍寵妻:民女不種田 嵐神
秦北穆永远了解她内心的情绪,知道她什么时候是不安的,是害怕的,如果可以,他永远都不想离开那一趟,只是有些时候,现在短暂的分别是为了以后都不再分别。
有些人,有些事情,如果不处理的话,就像一颗定时**在那里,随时都有可能爆炸。
南意棠的心始终是悬在半空中的,不过他心里面也是相信秦北穆的,他从来都没有让自己失望过。
把纸条放在自己的心口,南意棠垂着眸子,紧紧的握住,似乎不愿意放掉一丝一毫秦北穆的温度和气息。
大鑒定師
秦北穆离开后,秦北烟这几天也常常不在家里,早出晚归的,他们俩很少碰面,南意棠也不知道秦北烟是不是故意在躲着自己,那些事情究竟调查的怎么样了?
南意棠在接到秦北烟的电话的时候,那天她还在公司里上班。
《暗花之城》 陶陶貓
情到深處,冷血總裁太任性
“你出来一下,我有些事情要问你。”秦北烟的声音有些冷,听起来非常的不友善。
南意棠心中隐隐有些猜测,该不会是他查到了什么吧?
“大哥,要不你到公司来坐一会儿吧,我现在出去接你。”
撕天 隐为者
“不了,我要找你的事情,不方便在公司里谈,你现在出来。”
“好。”
南意棠没用几分钟就出现在了秦北烟的面前,秦北烟看着她的目光特别的冷。
“大哥,你……”
“上车。”秦北穆态度冷淡,似乎一句话都不想跟她多说,直接转身上了车,南意棠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只好乖乖的跟着上了车。
“大哥,你怎么突然到公司里来?有什么事不能等回家再说吗?”
“你最近跟什么人在来往?”
“大哥,我不是很懂你的意思。”
“你跟我装糊涂,那我就把话说明白点,除了我弟弟,你是不是还有别的男人?”秦北烟看着南意棠,目光锐利。
“我这辈子只会有他一个男人,这件事情我说过就一定会做到。大哥,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撒旦總裁訓妻成癮
“你现在在我的面前说这句话不会感到羞愧吗?那个叫凯文的男人跟你是什么关系?你身上的吻痕是哪里来的?你还把人叫到家里面去,晚上偷偷摸摸的夜会,你还要不要脸?你把我们秦家当成什么地方?你以为我弟弟死了,你就可以这样肆无忌惮吗?如果你做不到对我弟弟忠诚,那么就请你从我们秦家搬出去。”
秦北烟可以说用词已经非常犀利了,他的心里面是很生气的,那个小兔崽子除了年轻,还有哪点比得上他弟弟?如果他弟弟在的话,这个小子连秦北穆半根指头都比不上。
“我跟他没有任何关系,我不喜欢他。”
“那你身上的纹痕是怎么回事?别跟我说那是蚊虫叮咬留下的痕迹,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吗?还有那个每天偷偷潜入到我家里的那个黑影到底是谁?不是他,难道还有别人吗?你在外面还有多少男人?南意棠,我以为就算当初你做了那么多蠢事,可你心里面还是爱着我弟弟的,没想到你竟然这种事情都做的出来,你背叛他。”
南意棠完全是有苦说不出,她跟秦北穆还经常调侃说他们两个现在每天晚上偷偷摸摸的见面,好像偷情似的,没想到还真被人误会成情了,这可怎么解释?
难道要告诉秦北烟,你口中所说的那个每天晚上跑来跟我相会的奸夫其实是你口口声声说的已经去世的弟弟。
“你怎么不说话了?无话可说了吗?”
南意棠实在没法解释,现在秦北穆还活着的消息不能够泄露给任何人,所以只能吃这个哑巴亏。
“好,既然你默认了,那么我就再问你另外一个问题。”
秦北烟握着方向盘,说道,“小馒头真的是我弟弟的儿子吗?”
“他当然是我和秦北穆的儿子。你们可以怀疑我,但是不能够牵扯到无辜的孩子。”
“事到如今,你还在撒谎,小馒头跟我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他不是我弟弟的儿子。”
“不可能,他怎么可能不是秦北穆的孩子?”
自己被误会,倒也还可以忍受,可她的孩子不能够被牵连进来。
秦北烟把那份报告扔在南意棠的面前,“你自己看这份报告,你怎么解释?”
南意棠不知道为什么这份报告上面竟然会是这样的结果?
因为现在他们没有秦北穆的样本,所以秦北烟拿了自己的,他只是怀疑,可是没有想到,结果真的是这个样子的,所以在拿到结果的那一瞬间,他完全是愕然的。
那么可爱的孩子,怎么就不是他们秦家的?秦北穆那么年轻就死去了,结果一个孩子都没有留下来,南意棠带回来的还是假的,这不是把他们家的人当猴子耍吗?
更可怕的是,如果不是因为这次契机让他产生了怀疑,他们一家人可能永远都不会去查这个孩子到底是不是秦北穆的亲生儿子,那么他们就这样被骗过去了。
“不可能,这个结果一定有问题,他一定是我跟秦北穆的孩子,怎么会跟秦家没有血缘关系呢?”
“你这个样子,又装给谁看?铁证如山,摆在面前,南意棠,你还在狡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