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pcu1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柯學驗屍官-第366章 消失的少年犯鑒賞-xg8q6

柯學驗屍官
小說推薦柯學驗屍官
先前被公安暂时请去喝茶的山崎夫人,很快被请到案发现场。
这是林新一要求的。
现在凶手的犯罪者侧写已经大致出来了:
未成年人,身高1米5以下,推测为国中生,和死者山崎先生有仇。
查到这里,这个案子差不多就能结束了。
有了这些具体的细节,想找到凶手,应该不难。
林新一把山崎夫人请过来,就是想当面向她了解情况,问一问,死者生前有没有招惹上什么小混混。
“和我丈夫有仇的…国中生?”
山崎夫人模样很是憔悴。
她眼睛红肿不堪,脸上带着干涸的泪痕,似乎是为丈夫的死哭了一夜。
但此时此刻,可能是因为已经哭得够多了,她脸上的悲伤已然全然化作了平静,一种死气沉沉的平静。
“我倒是记得有那么一个人…”
山崎夫人语气平淡地回答道:
“那是个14岁的小混混。”
“大概一年前,那家伙在街上持刀勒索小学生,我丈夫正好路过,就把他抓到了警察局。”
“听说他之后被进了少年感化院,但是关了半年就出来了。”
“出来之后,这家伙有段时间一直上门骚扰我们夫妇…后来我们报了警,又联系了他父母,才让他消停下来。”
“如果你们想找到他的话,我可以提供他家的电话号码。”
“明白了…”林新一点了点头。
他倒是没直接打电话过去问——要抓凶手,哪有先打电话通知的。
“降谷警官,风见警官。”
“嫌疑人的住址应该不难查到,还请你们带人上门,把那个小混混给控制住。”
“没问题。”
降谷零和风见裕也齐齐点头。
他们两个带队,公安的秘密警察上门查水表,那个小混混是肯定逃不了了。
林新一放心地把抓人的事交给了他们这些专业人士。
然后,现场除了留守的警员,只留下他,还有那位神情呆滞、情绪低落的山崎夫人。
山崎夫人似乎很不愿留在丈夫死去的屋子里。
她神情不适地走出别墅,呆呆地站在门口。
“山崎夫人。”
林新一悄然走到她身边,没头没脑地问道:
“昨天晚上,居酒屋歇业的0点到警方打电话联系你的1点20分,你在哪里?”
“嗯?”山崎夫人紧紧皱起了眉头:“这些问题,你们警察不是问过了么?”
“我想再确认一下。”
林新一努力地让语气显得温和。
但他的询问还是令这位未亡人十分不快:
“我在店里住着,没有回来。”
“等我接到电话赶回来的时候,我丈夫他…”
山崎夫人哽咽着说不下去了。
林新一小心地保持着沉默,给与对方哀悼的时间。
但他最终还是按捺不住地,问了一句让人听不懂的话:
三国之天下至尊 君子毅
“山崎夫人,你家里…有枪么?”
“什么意思?”
總裁,玩夠沒 淩陌紫
山崎夫人的反应陡然变得激烈:
“你这么问我,是想暗示些什么?”
“难道是想说我杀人么?!”
“不不不…”林新一说话的声音里,带着种前所未有的,像是“理亏”一样的弱势,
就好像他此刻在做的调查,并不是什么好事。
但他还是坚持着调查下去:
“我只是想知道真相。”
“山崎夫人,如果你们夫妇是合法持枪的话…就算不说,我们在档案里也能很快查到。”
“所以,希望你能…”
“配合你?”
山崎夫人嘴角浮现出一抹讥诮:
“配合你有什么用?”
“如果凶手真是你们所说的那个小混混,难道你们还能把他抓进监狱吗?”
“呵…要是这有用的话,一年前他就该坐牢了。”
“那个持刀抢劫小学生的人渣…”
她悄然咬紧了牙关:
“我丈夫见义勇为,把这个人渣送到警察手里。”
“可你们警察拿他有什么办法?”
“这人渣根本就没有受到什么惩罚,倒是我们…我们还得忍受这个人渣无休止的骚扰!”
“你们要是能早点把他抓进牢里,还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吗?”
“我…抱歉。“
天才狂醫
林新一不敢说话了。
他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这位死者家属,以至于连正常的调查,都无法再进行下去。
但最后,山崎夫人还是回了一句:
“你说的枪,我丈夫倒是有一把。”
“但这是他的东西,我不喜欢枪,也完全不了解情况。”
“嗯…”林新一深深一叹:“我明白了。”
……………………….
重生小周後 上無邪
许久之后。
负责去那小混混家抓人的降谷警官和风见警官,最终竟是无功而返。
因为那家伙根本就不在家。
“他爸妈说,他们儿子昨天晚上出去,就没有再回来。”
壞蝶王別亂采野花
“而且还不告诉我们那家伙是去哪了。”
风见警官有些气鼓鼓地说道:
“说是什么,他们儿子经常在外面不回家,所以他们也不知道这家伙在哪——”
“我看那小子一定是畏罪潜逃,不敢露面了。”
“而那对没良心的家长,还在包庇这个人渣!”
“是么,我看不一定…”
林新一微微摇了摇头:
“未成年人根本不担心刑罚,他逃什么?”
“不怕坐牢,也担心进少年感化院啊!”
“那小子之前已经进过一回,现在又入室杀人,估计要改造好几年才能出来。”
“虽然少年感化院住得要比牢里舒服多了,但对这种人渣来说,他可能连这点惩罚都不愿意承担!”
风见裕也的声音里带着压抑不住的恼火。
他显然是在上门抓人的时候,在嫌疑人父母那边受了不少的气:
“林管理官,你是不知道,那人渣的爸妈有多气人!”
“他们竟然说他们儿子是无辜的,是个好孩子。”
功成名就丢了你
“说什么之前抢劫小学生的事就是被山崎先生冤枉的,还说如果我们警察再污蔑他们儿子,就到法院来告我们!”
“该死…这对混蛋家长!”
“怪不得会养出这种垃圾一样的儿子!”
风见警官越说越气,快把自己给气得撑爆了:
他们可是公安啊!
一帮子秘密警察,再加上降谷零这位曰本队长。
竟然被一个少年犯的父母堵在门口,指着鼻子骂?
组织都不敢这么嚣张!
“冷静点吧…”
林新一稍稍安抚着风见的情绪:
“也就是说,那个小混混,从昨晚出去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果然…”
他的表情变得有些微妙。
而一旁的降谷警官就像是会读心一样。
都不用林新一再细问,他就主动提到:
“我已经让人联系了几个嫌疑人叫好的朋友,电话调查的结果是,他们都不知道嫌疑人现在在哪。”
“也就是说,我们的嫌疑人已经失踪了。”
“而更关键的是…”
“我们在嫌疑人家调查的时候,还在他房间里,看到了他留下的钱包。”
“钱包里有现金和证件,这些他都没带走。”
“这…”林新一微微一愣。
他一听就知道,这位降谷警官,可能是跟他想到一块了。
所以降谷零特意留意了嫌疑人家里的痕迹。
“钱包都没带走,说明那家伙昨晚是真的没有回家。”
“他大概率不是畏罪潜逃。”
“不然的话,他总该回去把现金和证件带上。”
“而从现场血液喷溅分布情况判断,凶手身上应该还沾到了死者的血——就算不回去拿钱和证件,他也应该回家洗个澡,换套干净衣服。”
林新一这么一番分析,降谷零也暗暗点头附和。
但风见警官却不太赞同:
“不对吧…他都杀了人,身上带着血,难道还敢回家?”
“说不定呢…”林新一轻轻一叹:
“你自己都说了,嫌疑人父母明明知道自己儿子涉嫌杀人,还不管不顾地继续为他说话。”
“有这种溺爱儿子的父母…那小子恐怕什么事都敢干吧?”
“也是!”
风见裕也狠狠地点了点头:
“那对家长简直就是奇葩。”
“为了包庇那个杀人犯,他们竟然连我们公安都敢骂!”
灵异诡案
“好了好了…”
林新一无奈地叹了口气:
“你没有必要跟那对奇葩家长置气。”
“他们会有报应的。”
“报应?”正义的风见警官此刻只有苦笑:“我们拿什么让他们得到报应。”
“少年感化院吗?”
“不…”林新一摇了摇头。
他跟降谷零互相对视一眼,然后一阵沉默…
“风见,我还有个坏消息得告诉你。”
林新一突然没头没脑地这么说着。
“什么坏消息?”
风见裕也一阵紧张:
先是碰到个惹不起的少年犯,又碰到一对奇葩家长,今天难道还能更糟吗?
“你派人带上警犬,去附近的公园、小巷搜查一下。”
“优先查距离这幢别墅不远,相对偏僻荒凉的地方。”
林新一先是下了一个让人无法理解的命令,然后才语气复杂地说道:
“我们的小嫌疑人…”
“可能已经死了。”
“哈?!”风见警官微微一愣。
他愣了好久,才脱口而出道:
“这是坏消息?”
青空之想
“那种人渣被干掉了,难道不是很好吗?!”
“额….”风见警官尴尬地捂住嘴巴。
腹黑教授很純禽
他总算意识到,自己作为警察,不太适合说这种快意恩仇的话。
“当然是坏消息…”
林新一的声音里满是艰涩:
“我们是警察。”
“却只能为这样犯罪行为叫好。”
“这难道还不够悲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