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i9l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之贅婿神醫-第五百四十八章 場面失控-rx182

重生之贅婿神醫
小說推薦重生之贅婿神醫
别看这些毒物没有什么战斗力,一旦失控,绝对是巫毒殿最大的灾难,这些毒物都人类都是仇恨之极,出来以后必然会疯狂的杀人,它们没有战斗力,但是却有恐怖的毒素,在巫毒殿的培养下,甚至不乏很多专门针对修炼者的毒素,比如让其灵气中毒等等,足以让弟子们防不胜防。
重生之縱橫蒼穹 小生火龍
由于是产毒的,它们的体内都蕴含着大量毒素,它们体形巨大,就是因为变异之后,巨大的体形里储存的全是毒素,纵然是被一击必杀,这些储存的毒素也不会消失,而是直接扩散。用申屠破浪的话表示就是足以摧毁一座一线城市。
再退一步讲,即便是这一次巫毒殿平息了风波,但是这些毒源都没了,就相当于是天剑域的藏剑都没了,这等损失,根本无法估量,足以动摇巫毒殿的根基。
我心中有座墳 ,裏面住著未亡人
此时此刻,巫毒殿待客大厅。
巫毒殿殿主申屠破浪,以及一众巫毒殿高层都在这里,他们接待的正是金轮集团的客人。
不仅仅是华夏隐世界,世界上所有的隐世界几乎都知道金轮集团,并且和金轮集团有着生意往来,金轮集团并不是隐世界,对于隐世界而言,它更像是一个商人,只要是钱到位,就没有什么搞不到的。
医道仙君 花缘
武学家玩网游 扎古的左眼
比如,巫毒殿需要非洲某个剧毒生物,如果他们自己找不到,就可以委托金轮集团去办,只要钱到位,金轮集团就会派人去非洲把那种剧毒生物给抓住,而后交易完成。
金轮集团和各国官方是对立的,但是对于隐世界而言却算是中立,因为金轮集团并不触犯他们的利益,相反,还是那句话,钱到位的话,它还算是利益维护者。
“申屠殿主,别来无恙,时间紧急,有话我就直说了。”金轮集团的高层人员谢奇直接道:“听说你们也在抓一个叫石钟的人,这个人在一周以前于府城触动了我们的底线,因此我们决定除掉此人,现在我们的部署已经到位了。”
邪惡壹生
“石钟?”申屠破浪目光大变,因为龙疯子刻意散播消息,加上天剑域这么一闹,整个隐世界都知道了轮回九针在石钟身上的消息。
“不错。”申屠断接话道:“这个石钟是府城人,曾经我也和他打过照面,一周以前,石钟联合府城警方破坏了金轮集团的生意,导致金轮集团需要赔偿玄鬼门六千万违约金。”
“玄鬼门?”申屠破浪顿时明白了什么:“定是韩冥那个老不死的又研究出了新的人傀或是鬼娃,所以这才急需活人或尸体。”
“是的,这个石钟抓获了我们府城的人,破坏了我们的生意,本来我们决定除掉他,但是我们偶然听说你们隐世界也在寻找他,于是想和你们做一笔生意。”谢奇没有卖关子:“石钟可以让给你们,但是要给出让费一千万密元,当然了,这笔生意你们也可以不做,不做的话,我们杀死石钟,石钟的一切都得归我们,那个时候如果你们要买尸体或是其他,那个价格可就不低了。”
“有意思。”
申屠破浪微微一笑:“隐世界门派那么多,为什么到我们巫毒殿来?”
“因为根据情报,石钟已经来到了这个地方,为的就是查清那些活着的儿童去向,他分析可能是巫毒殿和我们做了生意。现在的情况就是,石钟不是你们的就是我们的,本来我们可以在半路设伏,直接拿下他,但是考虑到你们巫毒殿也是我们多年的伙伴,因此出于尊重,决定提前通知你们一声。”谢奇道。
浮雲落盡朱顏雕
“一千万密元买一个出让费,真当以为石钟是你们家的啊?”神图雄嗤笑一声:“你们金轮集团可真是想钱想疯了,既然你们那么喜欢钱,不如我提一个方式,那就是合作!一同抓捕石钟,石钟归我们,你们拿钱,但是有一个前提,他必须是活的。”
“如果你们有本事,自然可以半路设伏抓住他,当然,如果你们没把握,也可以让他来这里,这里可不是府城,他敢来,就别想回去了。”
一千万密元合作抓一个人,这简直是失心疯了,在金轮集团,一千万密元足以买这个世界上99.99%的人头,但石钟偏偏就是那0.01%,为了轮回九针,哪怕仅仅是得知它的一些消息,这一千万密元都是绝对值得的。
金轮集团可以说是钻了一个空子,利用华夏隐世界对石钟的疯狂渴求,强行做了一笔生意,大赚一笔。
“合作?可以。”
谢奇一口答应。
这是他以退为进的谈判,故意让他们自己把这个生意说出来,的确一千万买什么出让费太离谱了。
“但是我们也有要求,如果是合作,等你们用完石钟之后,必须把他交给我们金轮集团来处决,当然,即便是尸体也行,我们没你们这么挑剔,此人该死。”
數據眼
“没问题。”
申屠破浪微微一笑,石钟是慕雅的老公,如果他死在巫毒殿手里那还有些麻烦,现在有人愿意背锅,那就太好了。
于是,两方达成协议。
就在这时,宗门警报声响起!
“怎么回事?”申屠破浪等人刷的站起。
極品老婆要逃跑 櫻婷
“报告殿主,外面不知道从哪里窜出好多失控的毒物,见人就要啊!”
“什么?”
申屠破浪等人立刻冲到外面,果然,他们看见了足以让他们肝胆俱裂的一幕:无数各类的毒物正在和巫毒殿弟子大战,每一秒钟都有弟子中毒倒下,当然,更多的则是这些毒物大批的死亡,但是这并不恐怖,真正恐怖的是,每死亡一只毒物,它的身上就会爆开一大团剧毒侵蚀,并逐渐蔓延,而任何人只要沾到这些毒,便会立刻身陨。
申屠破浪的瞳孔收缩到今生的极致,他犹如被人在屁股上捅了一刀一般的跃起,跌跌撞撞的朝着战场跑去:“所有人不准击杀毒物,不准击杀它们!哪怕是死,哪怕是万劫不复,也不准还击,全部给我疏散,离开!!准备诱捕网,给我活捉它们!抓到一只,赏三万块钱,以此类推,上不封顶!”
申屠破浪一脚踢在一个催动灵气的弟子屁股上,暴喝道:“老子说话没有听到?不准杀它们,不准杀!!只允许活捉!!!”
“老子再说一遍,谁敢杀它们,老子就拧下他脑袋!”
他现在已经无暇去思考这些毒物是怎么逃出来的了,但是他只知道这些毒物都是他巫毒殿最重要的毒源底蕴,每死一只对他们都是莫大的损失,更可怕的是,它们只要一死,体内的剧毒就会直接泄漏,会把这片地方都变成死地!
也就是说,它们死多了,巫毒殿就不存在了!
整个巫毒殿,更加一片大乱。
本来如果说是作战的话,要歼灭所有的毒源也并不难,毕竟它们只是一群畜生,除了剧毒,没有什么可怕的,但是现在要求不准击杀,只能躲避或活捉,这个难度就成倍增加了。
“启动最高警报,所有人立刻投入战斗,所有人!”申屠破浪状若疯魔,他凝聚一道灵气打在一只两米长的蜈蚣身上,顿时就将其震晕,完美的控制了它体内的剧毒,不让其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