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nma好看的都市言情 馬林之詩-第六豐十五節:荒城(三)鑒賞-e3cw3

馬林之詩
小說推薦馬林之詩
扭头看了一眼正在用四肢奔行的活尸们,苏德尔将自己挎包里的小型跳雷掏出并丢到了身后的地上,这种小型爆炸物在被触发时会跳到一米的高度炸开,足够将人形混沌撕成两半。
重生八零:這個農媳有點辣
“我看到你们了!”卡门跑在最前面,他一过拐角,苏德尔就听到了表弟在频道里喊了起来。
“好消息,那坏消息是什么?”卡门在拐角停下,他靠到墙边,开始掩护射击。
诺奇跑过拐角,转身伸出手,苏德尔感觉自己正在被牵引,放开抗拒之心,下一秒他就被这个灵能术士小姐拖到了拐角。
沐陽雨
痞子鬼夫:趁妳近要妳命 奇了怪了
“整个街区到处都是活尸!快跑!”
随着罗德斯气急败坏的通报,苏德尔以一个翻滚卸掉了力,他起身,举起手上的短管步枪对着从小巷里冲出来的活尸开火,第一只被命中了头颅,在它还没来得及倒下时,两只活尸已经撞开了它们的同伴,但是苏德尔的第二发子弹就将其中一只活尸打倒,子弹穿透了它的眼窝,将它的后脑勺变成了名词的过去时。
另一只活尸被卡门打倒,空舱挂机中的卡门一拉卡笋将枪体一甩,弹夹随之被甩出,年轻人一边前进一边开始装弹。
对自己使用蛛行术之后,诺奇顺着墙体跑到了二楼的位置,她一边前进一边射击着从小巷里涌出的活尸。
“化石为泥!罗德斯!哪一边的活尸少一些!”丢出化石为泥卷轴将整个巷口与一大片街道变成了泥潭,卡门在频道里喊道。
“往北走!”罗德斯回了三个字。
“开什么玩笑我们前面全是活尸!”看着小巷里不停涌出来然后沉入泥潭的活尸,卡门刚想骂街,就听到了身后传来了巨响。
火影之宝箱系统 淡妆大佬
苏德尔扭头看了一眼身后,正好看到一只巨大的活尸正在撞开他们身后的半塌小楼。
“巨型活尸!该死的这可是东部核心黑区才有的玩意儿!它们怎么过来的!跑!”罗德斯在频道里大喊着,不过这个时候也不用他来提醒了,诺奇第一个迈开了脚步,她跳过小巷口的时候,差一点就被一只活尸扑中,但是这姑娘在空间用脚踩了一下那个活尸的脸,有惊无险地跳了过来。
“诺奇小姐,你那么跑不会想吐吗?”卡门跟着苏德尔跑过来的时候出于好奇问道,在他的蛛行术科目中,他这横着在墙上走的时候就已经吐得一塌糊涂。
“习惯就好,我在天花板上都能跑,苏德尔先生你呢。”
“我也可以。”苏德尔一边全力奔跑,一边回答这个姑娘的问题,一边将一颗拉开了保险的燃烧弹丢进那个还在往外涌活尸的小巷。
他们身后的巨大活尸调整好了因为撞击而偏移的身位,开始追击眼前的小嫩皮,在它的四周,大量的活尸以四足奔行。
“哈尔桑!组装无后座力炮!上穿甲弹!我们必须拦住那个大家伙!”罗德斯那边一直在给援护射击,苏德尔时不时就能看到前方的废墟顶部有活尸摔到街道上。
苏德尔在跑的同时一再关注着那个小丫头,诺奇跳过一个又一个小巷口,在她身上完全看不到家养妖精的弱小体质,明明像一个小孩子,但是背着那么重的装备却还能健步如飞。
重生修仙在都市 屠狗英雄
谁要是娶了她,谁家暴谁,一定会是一个刻骨铭心的疑问句吧。
年轻人一边思维散发,一边举起枪打翻从左侧小巷里钻出来的活尸。
一口气打完了弹夹,看着倒在巷口的十一个活尸,还有从同类手里捡起棍棒的小活尸,苏德尔正在换弹夹的手停了下来。
它们的下一代,已经学会使用棍棒了。
冲击性的事实让苏德尔有些恍惚,第一个活尸冲出来而他开始射击的时候还没有任何违和感,但是当一个又一个站立奔跑的活尸中弹倒下,当这个小活尸举起削尖的棍棒冲向他的时候,苏德尔的左手最终只能放下枪,然后从腰间的枪套里拔出手枪,对着这个冲过来的异种幼崽扣动了扳机。
小活尸倒在了地上,苏德尔被卡门拖着跑了起来。
“你不要命了吗!为什么停下!”
卡门的声音在苏德尔的耳边回响,一边被卡门扯着跑,一边扭头看着那个小活尸,最终苏德尔收起了手枪,他示意卡门松手,然后一边跑一边拿起被绳子吊在腰上的步枪开始换弹夹。
“无后座力炮准备好了!我要往上面爬!在这儿发射尾火会把我们都杀了!”哈尔桑的声音在频道里响起:“罗德斯!在我上去之后帮我托一把无后座力炮管!”
“没问题,叫我该死!诺奇!你前面的天台有活尸!直立活尸!两只!”
随着罗德斯的警告,苏德尔与卡门同时扭头,正好看到诺奇在跳过小巷口,她闻言侧身,将枪口指向上方的同时,一只活尸就已经跳了下来!
诺奇第一时间就命中了它,并借着腰力转身让过了落下的尸体,但是第二只活尸随后跃下,它扑中了诺奇,与她一起摔在了地上。
“掩护我!卡门!”苏德尔第一时间转身跑向诺奇,卡门转身,骂了一句俚语的他开始掩护苏德尔。
苏德尔飞快地跑向出事地点,他看到这个活尸的左手已经掐住了诺奇的脖子,它的右手上有一把断剑,诺手的左手抓住了断剑的剑体,血液正在无节制的顺着剑刃流下。
而诺奇的左手似乎是断了,她挣扎着,眼看着那把断剑离她的脸越来越近。
步步攻心:宝贝哪里逃 陶若
然后一把刺刀捅进了活尸的腰间,苏德尔的冲刺将这只活尸带离了诺奇,它尖叫着,似乎在说着什么,它的左手抓住了枪管,右手徒劳地想要抓住什么,直到被苏德尔撞到了墙上。
一脚踢在了它的脸上,将这只活尸的脸变得血肉模糊的同时,苏德尔拔出刺刀,然后再一次刺进了它的左肋下。
活尸不再有动作,苏德尔放开了枪,转而跑向诺奇,这个姑娘已经坐了起来,她掏出一瓶药剂,用嘴咬住木塞拉开,然后将药剂灌进嘴里。
苏德尔跑到她的身边,伸出手抄起了她。
这姑娘的左手耷拉着,应该是摔下来的时候摔了,上臂的外套处可以看到穿透了衣物的白骨,这个姑娘没有哼上一声,而是用右手拔出枪套里的转轮枪。
“苏德尔先生,您不应该回来的。”看着身后渐渐逼近的活尸们,诺奇将她的脑袋搭在苏德尔的肩膀上。
“我们是战友,别说傻话。”苏德尔一边跑,一边扭头看向还在对着后面射击的卡门:“该走了!卡门!”
“我们应该分开走,我已经吸引了足够的注意力。”卡门看向苏德尔,他站到了小巷边笑了起来:“我们英灵殿再见,苏德尔,活下去。”
“不!卡门别做傻事!”苏德尔看到卡门转身跑进了小巷,眼泪止不住地从他眼中夺眶而出。
然后他和诺奇看着卡门从小巷里飞了出来,这个大个子一屁股坐到地上,却在傻笑。
他怎么了?
苏德尔正在心想警惕,就看到了马林阁下从那个小巷子里走了出来。
………………
“有勇气是好事,有决心也是好事,但现在还不是你面对死亡的时候,卡门,我见证了你的表现,现在你们快走,把这儿交给我。”马林看着这个还在傻笑的年轻人笑了笑,然后光速瞪圆了双眼:“快滚!”
卡门起身就跑。
马林又看了那个被苏德尔抱在怀里的小丫头一眼,发现她也在看着自己。
对着她笑了笑,马林对着身后举起了手。
活尸的浪潮像是撞上了堤岸一样停了下来,最前面的活尸们先是骨断筋折,然后就被它们身后的同类们生生挤死在了原地。
那只巨大的活尸正在加速,它似乎是想跳过这面无形的墙。
马林转身,左手化掌为爪,在这只巨大活尸跳起来的同时,马林用力一握,就看到这只巨大的活尸完成了一次失败的跳跃,它最终一头砸在了地面上,不知道压死了多少同类。
马林不再有动作,他看着那些活尸们,在最初的混乱之后,它们的队列分开了,一个直立着的活尸走了出来。
皱了一下眉头,马林觉得这只活尸似乎……有表情。
·你们为什么来到我们的城市。
灵能通信在建立,马林听到这只活尸说的话,差一点没笑出来。
“这不是你们的城市,你与我踩着的是我们人类的土地。”马林一边说,一边挥手,一只扑上来的活尸被马林直接拍在了墙上,早就破损的墙体挡不住这一次重击而倒下,将撞击它的活尸掩埋。
·但你们人类已经放弃了这里,在东边,这样的城市有很多很多,我的同类统治着那里!
这个活尸在阻止了它的同类们的偷袭行动之后,毫不客气地用语言的力量回敬了马林。
对此马林笑了起来。
“你看起来有理智,那你知道吗,这个世界原本就是人类的世界,人类创造了这个世界和你们,而你们呢,却变成了一个又一个怪物。”
“进化!物竞天择!”这一次,这个活尸说了两个词。
马林终于动容——活尸们不止建立了社会关系,它们开始集体养育后代,做出分工,拥有了灵能个体,甚至……他们已经开始学习怎么说话。
“你既然提到了物竞天择,那也应该明白,我们是对手,入侵这座城市的也是敌人,你们宁愿有两个敌人,也不需要多一个朋友吗。”马林换了一个口气——他想知道,这些活尸是不是有真的有理智。
很可惜,他们没有。
因为这个活尸摇了摇头:“你们嫩皮的时代结束了,我们个体更加强大,我们的生育能力更加强大,我们才是这个世界新的主人!”
马林拍了拍手:“说得不错,看看你能做到哪一步吧。”
非比寻常的爱恋
裝神弄鬼 thaty
说完,马林感受到了灵能针刺的攻击,就一个活尸而言,这样的力量已经非常难得,差不多是一个五环法师的实力。
只可惜,这样的实力在马林眼里,只是垃圾。
而不同的是,五环法师至少还是自己人,是有用的可造之材,而这种活尸,只能请他死一次了。
马林的反击让这个活尸尖叫了起来,它举起了双手抓住自己的脖子,它在挣扎,它在嚎叫,它在与他自己对抗,直到马林扬了扬嘴角,结束了猫与老鼠之间的嬉戏,于是这只活尸掰断了它自己的脖子。
群体恐惧术式将这些原本就吓破了胆的活尸驱离,马林转身走向了身后的三叉路口。
—————
钟楼上的罗德斯,哈尔桑与孟取义正在通过绳索降下。
战斗艇停在了路口,卡门坐在坐板上抽着烟,苏德尔还抱着那个叫诺奇的小丫头。
马林走向她,而她在苏德尔的耳边说了什么,于是这个年轻人手忙脚乱地放下了她。
你这家伙终于知道要把我的女儿放下了。
感叹着的马林张开双臂,等到这个小丫头来到他的面前,一把抓住她那还在耷拉的胳膊,正骨治疗一气呵成。
超能系统
这个姑娘并没有哭出来,而是也张开了双臂,在等待马林的拥抱。
“女儿?”马林笑着问道,这姑娘身上的味道就是瑞沃的味道,绝对是她的女儿,也就是说,是他的女儿不会有错。
“爸爸。”这个姑娘咧开了嘴。
我有这么可爱的女儿!爽爆!马林开心地举起了这个小丫头,将她抱到了怀里:“好姑娘,你还记得我。”
“嗯,我当然记得您,因为您是我们的父亲啊。”这个姑娘说到这里伸出手抚摸着马林的脸,然后这姑娘扭头看向苏德尔:“苏德尔先生,这就是我的父亲喔。”
马林目光如电,直视苏德尔的内心深处。
·完蛋这姑娘竟然是马林阁下的孩子她怎么过来的真要命罗德斯说的那些东西不会被阁下知道吧!
苏德尔的心思如电,被马林一窥便知。
于是马林又看向罗德斯,希望通过这位年轻人知道什么叫那些东西。
·完蛋这姑娘竟然是马林阁下的孩子我刚刚竟然还会喜欢上她我是不是不要脑袋了我会不会被阁下扭掉脑袋啊。
这个年轻人在大冬天的阴云下不停抹着额头不请自来的汗水。
嗯,自己的女儿可爱这一点没有错,能够吸引年轻人的目光也是证明她的魅力,没事了,马林放下了自己的女儿:“好了,各位,我们也走吧。”
说完,马林准备去告诉战斗艇的驾驶员,让他自己回去就行,这边自己会带着一行人走传送通道。
“对了,罗德斯先生,大人的世界为什么是肮脏的呢。”
身后女儿的声音让马林停下了脚步,目光如电的年轻父亲扭头,看到了四位正在抹额头豆大汗珠的年轻人。
·死定了。
这是他们异心同体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