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ufz精华都市言情 仙師無敵討論-第一千五百九十六章 回到異界(三)相伴-32ikf

仙師無敵
小說推薦仙師無敵
“主任,这个病人说我们的诊断有问题,不,是这个病人的家属怀疑我们的诊断出了纰漏,所以我就给他解释了一下,不是我故意要争论的。”
弗里曼指着庞小南,把责任全部推给了庞小南。
早上弗里曼也接到了通知,得知有考察团来,务必给考察团留下好的印象。
“哦?”上户纯一把目光投向了庞小南,“这位先生,你觉得我们的诊断有问题,不知道有没有什么证据?”
上户纯一还是一副和蔼可亲的样子,多年的医院生涯,已经让他看淡了医患矛盾,病人有时候不相信医院,是因为他们仗着自己稍微懂一点医学常识,只要在学术上驳倒他们,他们也就无话可说了。
“你是?”庞小南以前没有看过上户纯一,因为他来东力军校附属医院,主要是和邱医生打交道,很少和下面的科室负责人见面,除非是有他们科室的疑难杂症需要庞小南出手。
“我是血液科的主任,上户纯一。”上户纯一自我介绍道。
病房里的另外一个病人家属十分激动,对躺在床上的病人说:“上户主任来看你了,你马上就会好了……”
能够在病房见到血液科的主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主任的莅临,这说明他会重点关注你的病情,那么自然你的治疗水准会上一个台阶。
所有的病人,都盼望医生能够用心对待自己,所以都盼望着专家领导能够多过来看一眼。
“上户主任,你好,”庞小南无所畏惧的直视上户纯一的双眼,“马格桑这个病例是比较罕见的,你们把她错判成白血病,也是情有可原,不过,如果你们仔细的研究她的各项检查,一定会发现,她并不是白血病。”
上户纯一后面的考察团开始熙熙攘攘。
“现在的病人家属真的太大胆了,竟然敢质疑医院的诊断。”
“是啊,以为上网查了一点资料,就能够和医院站在同一水平线了。”
“正是有了这些人,医院的工作才不好做啊,现在愿意当医生的知识分子都不多了,主要就是因为医患关系太难处理了。”
“一些小病也就算了,竟然还有人拿白血病的案例来跟医院说理,这真是匪夷所思,白血病可是困扰世界多年的疑难杂症,现在连病人家属都能看懂了……”
上户纯一和庞小南对视,发现眼前的这个人不是平白无故的找茬,似乎从他的眼里看出了无比的自信。
“那你说说,她为什么不是白血病?”
上户纯一以退为进,想听一听庞小南的分析,从而找出他推断中的错误。
“首先,你们看,”庞小南走到了马格桑的面前,指着马格桑的脸部,“一般来说,白血病患者,脸色都是以苍白为主,但是她的脸色,确实红润的,除了能看出疲惫,并看不出有白血病的迹象,不,应该说是没有任何重大疾病的特征。”
众人纷纷看向马格桑的脸,发现了马格桑长的真的特别美,马格桑被大家观摩,变的有些害羞,一抹红晕飞上了脸庞,脸色变的更加的红润了。
“脸色只是判断病人病症的一个特点,不能够完全说明问题。”弗里曼怕众人被庞小南误导,连忙急急的站了出来。
“对,这是其中一个存疑的地方。”庞小南接着又阐述道,“还有,我相信弗里曼医生一定有相关的记录,经过这么久的治疗,病人的各项体征,化学方面的指标应该是没有什么变化吧?比如白细胞的数量。”
众人把目光转向了弗里曼。
“这……”弗里曼像被说中了心事,“某些指标确实是没有什么变化,但是这并不代表病人就不是白血病,病人的各项生理表现和一般的白血病人无异,而在诊断初期,她也确实出现过白血病的相同症状……”
“作为一个医生,一定要有严谨的态度,对病人负责的态度,很多病症在诊断初期,确实是和某些疾病十分相像,但是随着治疗的深入,我们要时刻监视病人的生理变化,从而修正初期的一些诊断,更好的改进治疗方案。”
庞小南走到了上户纯一的面前,“目前来看,白血病的治疗方案并没有发生任何效果,而病人的体征,也没有在白血病的发展道路上进一步恶化,我可以依此判断,病人不是白血病。”
“笑话!”就在众人还在回味庞小南的话语时,弗里曼已经找到了庞小南的语病,“病人没有在白血病的道路上进一步恶化,不就说明了我们的治疗发生了效果吗?”
经过弗里曼这么一提醒,上户纯一和他身后的考察团恍然大悟,原来庞小南是在玩文字游戏,自相矛盾的话都说了出来。
“不,”庞小南很快反驳道,“如果你们的治疗方案起了作用,病人的症状应该得到好转,而不是原地踏步,现在连原地踏步都做不到,如果我猜的没错,病人的其他体征,排除白血病的其他症状,应该是在进一步恶化了。”
庞小南眼神灼灼的看着弗里曼,弗里曼感到那眼神之中仿佛有千根针一般,连忙躲避。
“小伙子,每一种治疗方案,都不可能立马见效,白血病本来就是很难治疗的顽疾,病人出现恶化的状况,有时也是不可避免的。”
上户纯一及时的为弗里曼救场,因为庞小南的医术也许不怎么样,但是口才确实了得,刚刚的一番辩论,可以明显的看到了弗里曼处于下风。
很多名医一生执着于医术,在表达自己的时候往往不懂得技巧,这也是很多医患矛盾的产生根源。
要是每个医生都练一练表达能力,医患关系也不会这么恶劣。
不过上户纯一的这番话一出口,后面的考察团都知道,这是在推卸责任。
大家都是老江湖,医生不能让治疗方案立马见效,那就是功夫不到家。
不过,谁都有失手的时候,所以在场的医生都对上户纯一的说法没有异议。
“我估计,上户主任应该是没有看过病人的相关检查报告吧?”庞小南没有过多的纠缠之前的论答,提出了一个新的问题。
“确实没有。”上户纯一作为血液科主任,不可能每个病人的案例都会去关注,要给底下的人充分的发挥空间。
“俗话说,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庞小南看了一眼弗里曼,“不如我们请弗里曼医生把相关的数据调出来我们一起研究一下,也让我这个门外汉学习一下。”
“弗里曼医生,”上户纯一对庞小南的提议很感兴趣,既然你要在学术上过分纠缠,那么我不排斥让你死的更难看一些,“去把这个病人的所有诊断材料拿过来,我们来一个现场剖析。”
重生之我意人生 梦回童年1
“好的主任,我这就去。”弗里曼脚步匆匆的去拿材料,考察团则沸腾了起来。
“好大的口气啊,竟然敢和上户主任讨论病例。”
“想不到上户主任竟然答应了这个小子的要求,和病人家属探讨病例,这不是对牛弹琴吗?”
“这就是上户主任的智慧了,要让病人家属认可医院的治疗方案,就一定要让他在认知上服软,医院不建立起权威,病人就会各种的质疑。”
“上户纯一这四个字还不够权威吗?”
“上户主任的名声,也许我们医学界都毫无疑问,但是这些低劣的病人,又有几个听过他的鼎鼎大名呢?正好趁这个机会,让这小子知道挑战权威的后果。”
“看来这小子还是有些医学常识的,不然也不会这么嚣张。”
“现在这个时代,只要是稍微受过点教育的,一般都会有些医学常识的,但是要想凭借这点知识就在医院里叫嚣,那就是班门弄斧了。”
趁弗里曼去拿材料的空隙,陈远南笑着对庞小南说:“你有把握证明他们是错的吗?”
“放心吧,没问题。”庞小南笑着做了一个OK的手势,他已经运用灵识探查清楚了马格桑的体内状况,边边角角都查到了,不会有错的。
马拉提却很是担心,“庞先生,你真的要和他们辩论病例吗?”他担心要是庞小南输了,那么连带着马格桑在血液科都成了众矢之的,再也不会受到妥善的对待。
“你就放心吧,马拉提,我们是来帮你的。”庞小南拍了怕马拉提的肩膀。
弗里曼很快就返回了病房,手里拿着厚厚的一摞资料。
上户纯一的助手把马格桑的床铺整理了一下,当成了临时的办公桌,把所有的材料都平铺在床板上,供大家观摩。
马格桑由马拉提搀扶着,乖乖的站到了一边,看着一众医学大咖讨论自己的病情。
上户纯一首先拿起马格桑的病历本看了起来,越看越不对劲。
因为之前有了庞小南的质疑,所以上户纯一也是带着挑错的态度在看这些记录了马格桑病情变化的数据,很快他就发现了纰漏。
上户纯一的眉头开始越皱越紧。
重生之神級修真 淡茶學飲
看完病历本,上户纯一又拿着马格桑拍的各种片子仔细看起来,依然是眉头紧皱。
弗里曼看起来有些紧张,因为对于马格桑的病情,他确实没有十足的把握。
马格桑的病情很奇怪,是和白血病的病症很像,但是就像庞小南说的,所有的检查并不能百分百确定这就是白血病。
虽然没有百分百的把握,但是结合病症和检查的结果来看,至少也有八成的可能是白血病。
虽然只有八成的把握,但是不是白血病还能是什么病呢?
这就跟做手术一样,病人问医生手术的成功率有多少,医生说有八成的把握,那病人已经很开心了。
虛擬網遊之戰爭
既然有八成的把握判定是白血病,那么它就一定是白血病了。
“诸位,你们也来看看,我们一起探讨一下,这究竟是不是白血病。”上户纯一把位置让给了身后的考察团,几个白大褂上前来,开始仔细的研究病床上的材料,这可是不可多得的一个学习机会。
“小伙子,你是哪个医学院毕业的?”上户纯一开始和庞小南友好的交谈起来。
“主任,他说他是我们医院的医生,”弗里曼插嘴道,“我估计,他就是来我们医院进修的,自以为懂了点皮毛……”
“弗里曼医生!”上户纯一喝止了弗里曼,要是东力军校附属医院的每个医生都想弗里曼这样目中无人,那么下级医院还有谁会派人来学习,先进的医疗手段又怎么能够得到普及呢?
这个时候,考察团的一个中年医生已经看完了所有的材料,对上户纯一道:“上户主任,这看起来确实是白血病啊,虽然有些指标不是很明朗,不过也在波动的范围之内。”
其他的考察团的医生也陆续看完了材料,都表达了类似的判断。
玄幻:我能抗住最毒的打 綠筆
开玩笑,这可是在上户纯一的地盘,虽然大家都看出了一点苗头,但是谁又会驳了上户主任的面子呢?
质疑弗里曼,就是质疑上户纯一主管的血液科,就是质疑东力军校附属医院的医疗水平,谁都不会去触这个霉头。
“不,这不是白血病那么简单。”上户纯一给出了最终的答案。
考察团开始议论纷纷。
“上户主任确实是牛啊,敢于承认自己科室的失误。”
“不,我看这虽然不是简单的白血病,但是依然最大的可能是白血病。”
“看起来像白血病,不过是不是白血病还要做几个检查。”
“我觉得,这个病很复杂,不但是血液有问题,其他方面也要做个详细的诊断。”
“这个案例,有可能是白血病引发了并发症,当然了,我也是猜测。”
“我看不像是并发症,倒像是源头的病因引起了白血病的症状,至于这个病因是什么,倒还不好说。”
在上户纯一得出最终结论后,考察团的口径也一致的篡改了。
————
这些话听到了弗里曼的耳朵里,让他开始局促不安,确实,这些情况他以前都考虑过,可是他没有重视,认为那些不过是猜测,而且就马拉提这个家庭情况,连日常的治疗都负担不起费用,又何必浪费那个钱去检查呢。
“各位,我想趁这个机会,去把我们医院其他科室的专家请过来,来一次联合会诊,我们好好的就这个病例一起学习一下怎么样?”
上户纯一征求考察团的意见。
“好啊,那再好不过了,我们也想看看这个病例究竟是怎么回事?”
考察团纷纷响应,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能够见识到东力军校附属医院的联合会诊,那是能够学到不少的东西的。
“我看不必了。”庞小南却出言打断了上户纯一的建议。
“庞先生,为什么要拒绝啊,这是个好机会啊,能够得到整个医院的专家看病……”马拉提急了,这可是所有病人渴望而不可及的大好机会,医院的头部资源都集中到了一个人的身上,是前辈子修来的福报啊。
“小伙子,我知道你有些知识,看出了一些门道,”上户纯一对庞小南有些不满,“但是你要知道,这么复杂的病例,不是你简简单单看几眼就能确定病情的,必须要经过细致入微的研究和讨论,综合各个领域的意见,我们才能下定论。”
“上户主任,你们西医的弊端就在这里,”庞小南毫不客气的评论道,“每个科室都只专注于自己的那一亩三分地,你们忘了人体是一个整体,任何一种病症的发作都不是孤立的,我们要全身有联系的去找病因,从而系统性的治疗,而不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庞小南的一番话,引起了考察团的一阵唏嘘不已。
“这小子真狂妄,真把自己当神医了。”
“就是,大道理谁不会讲,西医发展这么多年,自然是有繁荣的道理。”
“好像我们这些年的行医都是白干了,不知所谓!”
上户纯一沉默了良久,要不是这么多年练就了一阵好修养,他当场就要教训庞小南一番,就像以前在医学院教训那些年少轻狂的学生一般。
但是死他忍住了,“小伙子,这里是医院,不是你坐而论道的地方,我们还是以事实说话吧,患者需要的是科学的治疗,不是我们在这里无谓的争论,我想,她的家属应该也同意我们医院的专家联合会诊吧?”
上户纯一看出来了,庞小南并非马格桑的直系亲属,能够做决定的应该是马拉提和马格桑本人。
“是啊,医生,我同意联合会诊。”马拉提急急的站了出来,这可是个好机会,以前他主动去找医生想要更进一步的了解女儿的病情都无人理睬,现在倒好,科室主任主动提出联合会诊,还被庞小南一口回绝了。
“老马,你听我的,”庞小南转头看向马拉提,“联合会诊无济于事的,以东力军校附属医院现有的水平,他们看不出你女儿的真实病因的。”
庞小南毫不留情的批评了东力军校附属医院的医疗水平。
青梅复仇遇腹黑竹马 陌夢九閣
这番话自然是遭到了上户纯一的严正反驳,“小伙子,做人不要太狂妄了,你可以质疑我们的某个诊断结果,但是你不能否定我们医院的整体水平,东力军校附属医院如果不行,你们为什么要在这里治病?”
上户纯一修养再好,也不能容忍病人家属当面质疑自己的医疗水平,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尤其是里面还有其他医院同行的考察团。
这要是传出去,他这个血液科的权威脸面何存?
反应更激烈的是弗里曼,“你到底是谁,哪个科室的,竟敢在我们血液科大放厥词,你信不信我们马上取消你的进修资格!”
弗里曼一直认为,庞小南就是个下级医院的进修医生,仗着自己有一点知识,在这里胡乱挑刺,而且不分场合,影响血液科的形象。
马拉提也看不下去了,拉着庞小南道:“庞先生,我敬重你的为人,但是这毕竟关系到我女儿的治疗结果,请你不要插手了,让我们进行专家会诊吧。”
考察团突然喧闹起来。
“邱院长,你来了,幸会幸会啊……”
邱医生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中,作为医院的领导,接待考察团一直是他的分内工作,不过由于他实在太忙,错过了前期的接见,当他忙完手头的事情,得知考察团正在血液科,于是他就赶过来了。
“各位同仁,不好意思,我来迟了,怎么样,你们在讨论什么?好像很热闹的样子?”
邱医生一个挨一个的和考察团的医生们握手,表达自己的欢迎之情。
上户纯一见到邱医生也是十分意外,一般来说,邱医生一般很少来出席考察团的行程,因为他是主管技术那一块,这种场面上的活动,有另外的院长负责。
不过因为今天医院里没有了其他的领导坐阵,邱医生才担当了这个接待的角色。
“邱院长,你来的正好,”上户纯一把邱医生让进了病房,“这里有个年轻人,自称是我们医院的医生,对我们科室的治疗方案提出了质疑,我想知道,这是哪个科室的医生。”
虽然上户纯一和弗里曼都不认识庞小南,但是上户纯一可以肯定,主管技术的邱医生一定知道,庞小南是哪个部门的。
弗里曼的眼睛里充满了得意之情,甚至有些幸灾乐祸,你不是逞能吗,现在就让邱院长当场拆穿你的身份,看你以后还怎么在医院里立足。
“庞小南?”邱医生看到庞小南也是愣了一愣,“你怎么在这里?”
攻心日常:首席的危险新妻 风一样的女纸
“邱医生……”庞小南微微一笑,他也没想到能在血液科碰到日理万机的邱医生。
“邱院长,他是……庞小南?”上户纯一也愣了一下,虽然他不认识庞小南,但是庞小南三个字却是如雷贯耳。
在东力军校附属医院,除了邱医生的名气大,就属庞小南了,因为小南丸的发明人就是庞小南,沾了小南丸的光,东力军校附属医院的生意比从前更好了。
弗里曼一听庞小南三个字,马上就软了,就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呆立在了一边。
作为东力军校附属医院的年青一代,弗里曼虽然没有经历过庞小南最威风的那个年代,可是庞小南的传说他可是耳熟能详。
谁都知道,庞小南是东力军校附属医院的一张王牌,医院有任何解决不了的疑难杂症,都会邀请庞小南出山。
也就是说,能够请动庞小南出手的病例,那都是让医院所有专家都束手无策的大案子,也就是说,联合会诊都无解的案子。
现在庞小南说马格桑的病例不用联合会诊,那自然是错不了的。
“怎么回事?你不是去做化验了吗?”邱医生问庞小南。
“是的,我们在医院等化验结果,正好没事来看看朋友。”庞小南指了指病床边的马格桑道。
“哦,是这么回事,你们在讨论什么呢?是不是发现了什么重要的病情?”邱医生猜到庞小南一定是发现了什么,不然这帮人也不会聚在这里议论纷纷。
上户纯一把大致的情况给邱医生说了一遍,邱医生听的很认真,时不时的瞄一瞄马格桑。
“是这样啊,”听完后邱医生转头看向庞小南,“这样吧,既然庞医生要接手这个案子,那么这个病人就交给庞医生吧,你们血液科就听庞医生的安排。”
考察团顿时炸开了锅。
“不会吧,这就是庞小南啊,真是太年轻了。”
“怎么,你认识庞小南?”
“你们不会连东力军校附属医院的庞小南都不认识吧?你们忘了,那个风光一时的小南丸?那就是庞小南发明的。”
“小南丸?是这个年轻人发明的?太不可思议了。”
“真是英雄出少年啊,没想到在医学领域,也有这么年轻的神医。”
“早就听说东力军校附属医院不拘一格降人才,连庞小南这样的神医都能招致麾下,我回去以后一定也学这种办法,把学历和经验那一套都丢到一边。”
“谁说不是呢,要是按照一般的从医途径,这庞小南恐怕都没资格当个实习医生吧?”
“我听说庞小南并不是医学专业毕业的,好像是什么物理系。”
“那就真是奇怪了,他肯定是祖传的医术,而且肯定是华医。”
“肯定是华医了,就冲他刚才对西医的那一番不屑言论,都知道了。”
“不管西医华医,能够治好病就是好医生,总之我决定了,回去之后多重视华医在我们医院的发展。”
上户纯一听到邱医生的安排,也没有二话,转身对弗里曼说:“弗里曼医生,邱院长的话你听到了,接下来由你配合庞医生的工作,务必尽全力支持。”
最后几个字,上户纯一说的斩钉截铁,一字一顿。
“是,主任。”弗里曼忙不迭的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