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zl5q都市言情 異常生物收容系統笔趣-第一三八三章,你也不容易啊展示-68y7a

異常生物收容系統
小說推薦異常生物收容系統
八鬼临身撤去,秦昆身上源源不断蒸出白烟,他静静地望着天岐督无的尸体。
结束了?
好像还没有。
天岐督无的生命力顽强的发指,被扯成两半的尸体间,无数因果线相连,甚至有将尸体合拢的趋势。
这样都死不了吗……
秦昆咂舌,并没有准备去补刀。
烟雨长安 苏晓黎
他能感觉到天岐督无三盏阳灯微弱,这种状态,死不了,恐怕也活不旺。
好像……真的结束了。
秦昆坐倒在地。
冥王要塞消失,周围出现白神石像和弱水狱,白神石像和弱水狱消失,他们来到一片沙漠,沙漠继而消失,万千世界点点崩碎化为齑粉,周围出现了神庙。
空间在倒退,终于退回了白神神庙。
火盆幽暗,王座上的青年还在兴奋中,见到秦昆后表情微微怔住,见到一分为二的白神,表情更是一言难尽。
絕世帝魂 青瓜
他无数次想超越的人,此时此刻就躺在脚下,他不知为何,生不出任何高兴之色。
鳳凰涅槃之豪門女神醫
青年的眼神有些迷茫,有些不舍,有些怜悯,有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神色,眼神越来越复杂。
哪怕他想象过自己坐上这个王座多么意气风发,但现在看见白屠的下场,表情仍旧沉重。
这个魔徒真的击败了父亲……
青年望向秦昆时,所有的复杂之色褪去,变得哀伤。
白袍鬼,封心鬼王、张布,四只阴差默默地站在旁边,此时心中不知在想什么。
阳间上师的斗法,确实超乎他们的想象。
难怪上古之时,天地人三界自治。
最初的最初,天帝、人皇并立,阎王掌管轮回,每界皆有大能存在,坐镇一方。
封心鬼王松了口气,是主子赢了,这就够了。他追随秦昆后,失去了魇州大权,但得到了自由身,这种代价很值,他愿意跟着秦昆,秦昆没事,他亦浑身轻松。
张布却在思考。
他擅长思考,喜欢复盘,也许是个人爱好罢了。
回忆起秦昆和白毛蛮子的战斗,张布觉得主子冷静的可怕,明明占据劣势,却一举翻盘,那豁出命的挑衅,从客观来看根本不是发狂的表现,而是算计!
主子早就准备好了人皮傀儡和反死术,等着白屠爆发!
张布越想越觉得秦昆深不可测,那种情况下,无论是秦昆早就准备好的算计,还是在关键节点的本能反应,都代表着秦昆这方面的天赋卓越非凡,前半阶段白屠绵绵不绝的攻势并没有强大的爆发力,反死术作用根本不大。
秦昆之所以那么拼命,也是为了留着人皮傀儡保命,期待必杀一击。
啧啧啧……
张布轻轻一笑,果然不愧是自己追随的灵官。只是……
张布又将视线挪到旁边的狐狸身上。
似乎刚刚战斗中,白毛蛮子错愕的一刹那,才让主子抓住机会的,那一刹那的错愕,就是白毛蛮子看这只狐狸的时候。
为什么?
张布想不明白,战斗那么危险,白毛蛮子这种本领,不应该会受到一只狐狸的干扰啊……
只是下一刻,那狐狸看了张布一眼,张布久久未曾跳动的心脏,咚咚地跳了两下。
那是阳间的梅雨时节,他一介书生,要赶路参加秋试。
路上,遇到了强盗玷污一位农村少女。
当时衣衫很薄,天气很冷,血液从头到脚凉透,他就在路边看着恶行发生,一动不敢动。
那位少女很漂亮,但当时那双眼睛的绝望和愤恨,他一辈子都忘不了。
——————
他没看过女人胴体,那天是第一次见,只不过他没有一点兴奋,反而很害怕,强盗没空管他,他逃了。
逃过了那一劫,却忘不了那一眼。
后来,秋试结束,没中,张布魂不守舍,返回的时候又路过村子,才听说那个少女死了。
张布现在还记得那一眼,那一眼当年有多绝望,现在就有多妩媚。
玉体横陈的农村少女,衣衫不整,娇弱地倒在路边,一双勾人的眸子,静静地盯着张布。
张布失神。
脑袋后,姜别咧嘴:“幻境?张布,你中术了?”
“没有大碍。”张布静静说道。
“这路真像我们寨子附近的啊。”姜别啧啧感慨。
张布面目阴沉,语气却很轻松:“是吗?”
“当然!”姜别有些得意,“当年我们寨子附近村里,有个可漂亮的妞,哈哈哈哈哈……你猜我把她怎么了?”
笑声从脑后传来,很刺耳。
张布咬着牙齿,轻轻一笑:“当然是糟蹋了!”
“猜对了!哈哈哈哈,不过那小妞自杀了。啧啧啧啧……我还有些遗憾。”
“呵呵,快活都快活了,遗憾什么。”
“不是遗憾这小妞,是其他的事。”姜别龇牙道,“我死的前几天,在路上碰见一个书生,我清楚记得,在我糟蹋那小妞的时候他也在场。几个月不见,又见到他,他也认出了我,约我去一边谈谈。那时我以为他要拿报官威胁我,谁想到那书生真的阴毒,直接动了刀子!”
说到这里,姜别戾气滋生,鬼王之气继而迸射:“张布,你可能想象不到被人绑在一个破庙,开始折磨,最后被活生生的破颅,抓碎脑瓤的痛苦!”
张布淡淡回道:“嗯……应该很痛苦,我确实想象不到。”
“所以,我在阴曹待了那么多年,就为了找到那个书生的下落!我一定要让他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张布呵呵一笑:“你从没给我说过这些。”
姜别也笑的阴沉:“每个人都该有自己的秘密,当时在魇州,我听到你喜欢吃书生鬼魂,便来与你合作。即便寄生在你身上,我也得找到那人的下落!他的脸我一辈子都忘不了!”
此时此刻,张布不经意地摸了摸自己的腐脸,他的笑容姜别是看不到的。
所以,张布淡淡道:“你会找到他的。”
“哈哈哈哈……我现在乃鬼王之躯,找到他后也不能动手,还得靠你杀了他!反正你死后啖鬼,没了晋级鬼王的可能,不过你放心,我的力量,就是你的!”
张布的笑容戛然而止。
幻境也随之破碎。
还是神庙,还是那只狐狸,张布长舒一口气,消失在原地,封心鬼王意味深长地看了看张布消失的位置,也消失不见。
秦昆休息过来了,此刻起身,地上的白屠还半死不活地躺着。
“昆仑魔……”
裂成两半的人还能说话,让秦昆诧然。
不过,秦昆把他扶了起来。
“有遗言要说吗?”
“你如果不准备杀我,我死不了。”白屠尸体开始慢慢愈合。
秦昆笑而不语。
神座上,青年忽然听见这话,眼中的哀伤消失不见。
他震惊地看着秦昆,似乎没想到父亲变成这样还是能活!
这……这是什么恐怖的生命力啊!
白屠看了秦昆一眼,又看了看神座上的青年,沉默不语。
秦昆一字一顿:“很伤心吗?自己重伤难愈,儿子却想着稳固地位,不顾你死活。”
白屠转过头去,惨然笑道:“弱肉强食,胜者为尊。我不怪他。”
无数因果丝,将白屠两半身体愈合,他知道,如果秦昆不准备杀他,他真的死不了,但他也知道自己的命就掌握在秦昆手里。
但是……以他的性格,没办法弯腰乞活!
“他不是你儿子。”
秦昆终于吐出了一句非常有杀伤力的话,此时此刻,愈合的白屠又裂开了。
不……
不是……我儿子?!
当有一天,自己倾注了二十多年的心血,有人告诉他儿子不是亲生的,这种冲击力,无法想象。
“昆仑魔!!!”
爆喝,白屠起身,拎住秦昆衣领,眼睛凶光毕露,似要杀人!
秦昆抬手,手掌张开,一个骨灰坛的纹身出现。
“白屠,你家乡的宿主可能不多,所以没有发现这一规律,但是我发现了。能进十死城的宿主,无法繁衍后代。”
说这是禁忌也好,说这是代价也罢,哪怕说这是因为跳出轮回,但事实就是,能进十死城的宿主,真的无法繁衍后代。
顿了顿,秦昆直言不讳:“我能确定,你们天岐一族的历代白神,都没有子嗣。”
霸道總裁:惡魔愛天使 咕泡泡
话音刚落,白屠大声反驳:“你说错了,他们都有!”
秦昆一怔。
仿佛一堆白毛战士去了大草原的湖边,等候鸟飞回来。
那草原绿的,一望无垠。
“你骗我的,对不对!”
白屠拎住秦昆的衣领,秦昆打开对方的手:“你知道对于因果线的运用,每个人都不一样,你是燃烧,获得力量,而我可以介入因果。如果你不信,我们去他的因果线里看一看,你……敢吗?!”
步步为赢:大神,我错了 远观是美女
秦昆指着神座上的青年问道。
敢吗?
白屠心中声音回荡。
重生初中校園:最強腹黑商女
秦昆的话如同黄钟大吕,简简单单的两个字,成了他跨不过的一道坎。
他知道,秦昆有这个能耐,但是,他不敢。
太残酷了。
人在最脆弱的时候,发现这个事实,没法接受。
“你要毁了我!!!”
“没错!!!我甚至在你请我喝酒的那天,就知道儿子不是你的!”
“你不配当我朋友!”
“你拿我当过朋友吗?!”
白屠忽然看见秦昆眼睛发红。
他确实没朋友,在十死城,认识了一个。
但实力越差越远的时候,他放弃了那个朋友。
为什么?
他自己都不清楚。
可能……朋友就是一起成长的伙伴吧,一旦你被我甩的太远了,往后的路上我没法和你平等相交。
很残酷吗?
但白屠心里就是这么想的。
所以,他低下头。
三重打击。
白屠身上的因果丝越来越少,身体也渐渐复原,远处,十死城的气息越来越淡。
神格没了。
家有悍妻,憨夫成龍
那些因果线,就是白屠的神位。
现在,因为因果线的消失,他要从神位上退下来了。
不甘吗?
非常不甘!
但……又能如何?
“昆仑魔,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你觉得我有必要骗你吗?”
沉默,完后更沉默。
夫唱夫随 孤竹遥落
白屠惨笑连连,然后大哭。
状若疯癫的模样,秦昆发现,这已经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天岐督无了。
魂没了。
“海奎因在哪?”
綜漫之次元交易 在下天羽
此时此刻,白屠再没了那股高高在上的傲气:“他已经从蛛网里挣脱了,可能回去了。”
白屠已经没有灵力维持蛛网,他已经自顾不暇。
“告辞。”
秦昆起身,一个骨灰坛出现,他对着白袍鬼和四只鬼差道:“各位劳烦在里面待一会。”
“无妨。”
大事尘埃落定,白袍鬼知道秦昆就算有歹心,他们也反抗不了,索性从命。
几只阴差也消失不见,神庙又空旷了起来。
重生異界之月夜宮魂
“秦昆……我撑不下去了……”
白屠愈合,又裂开,那种痛苦,不是什么人都能忍受的。这是真的裂开,从身体到灵魂的裂开。
秦昆看着神座上纹丝不动的青年,忽然朝着他招了招手。
青年指了指自己鼻子,走过来时,忽然被秦昆一耳光扇在脸上。
“你干什么?!”
青年戾气爆发,又被秦昆扇了一耳光,戾气收回。
“安慰一下,好歹养了你二十多年。”
“你说过,要毁了他!”
“我说的是,我要毁了他!和你有关系吗?”
青年胸口发堵。
做恶人的时候你比谁都凶,现在居然想当善人了!
拳头大有理吗?
青年扶起白屠,白屠一瞬间,不知为何有些哽咽。
青年从没见过白屠脆弱成这个样子,他表情又变得哀伤:“父神……”
白屠眼睛一亮:“你还认我?”
“嗯,我想把我父亲接回来。”
白屠又要裂开,被秦昆摁住左右两边:“忍一忍就过去了,起码你的孩子没有杀你的意思。”
这句话完全不像安慰人的。
白屠想说什么,最终沉默了下来。
十死城的灵力波动越来越淡,秦昆知道,白屠神格没了,十死城通往这里的通道要关闭了。
这也是离别的时候。
“喂。”
“嗯?”
“以前的日子,挺好的。”
“谁说不是呢。”
白屠落寞一笑,面前,一个野餐桌排开,秦昆拎了一瓶酒。
酒香四溢,秦昆酒量不错,但不好这口,这瓶酒他一直存着当备用的。
此刻,给白屠斟满一盅。
“茶是涤烦子,酒是忘忧君,喝了这杯酒,重新生活。”
“总有个由头吧……”
“我有儿子了,喝杯喜酒。”
秦昆一笑,朝着老朋友分享喜悦。
白屠一口闷干,酒入豪肠,他深呼一口气,怜悯地看着秦昆:“你也不容易啊。”
秦昆笑容僵住,喝酒就是为了回忆二人曾经友好的岁月,因为当年白屠也是这么开心的和他分享喜悦的,但他发现白屠好像误会了自己。
只是,十死城的灵力波动慢慢没了,秦昆也变为虚影。
“我的是亲儿子!”
“别说了,我懂。”白屠遥敬秦昆,一个东西丢了过来,“这是礼物,后会无期。”
秦昆很想破口大骂,只是下一刻,消失不见。